整站頂部右側文字或連接

龍部落電影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廣告位一(手機)

首頁 > 新聞 > 娛樂新聞 / 正文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admin 2016-11-25 02:16:32 娛樂新聞 評論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廣告位二(手機)

騰訊娛樂上影節專稿(文/付超 視頻/秦付強)金馬大導王童跟上海電影節的淵源頗深,1992年,他執導的《無言的山丘》就在首屆上影節上斬獲最佳影片獎。時隔23年,他再度帶來執導的新片《對風說愛你》殺入主競賽單元。問他對得獎有沒有信心,他哈哈一笑:“不好說。”

和早年執導的《稻草人》、《香蕉天堂》、《無言的山丘》“時代三部曲”類似,《對風說愛你》講的也是戰后臺灣庶民的生活和情感變遷,不一樣的是,這次王童找來楊佑寧、郭采潔、郭碧婷、李安的兒子李淳等一幫臺灣中生代演員來擔綱主演。王童說,他要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你們認為的偶像派,也能演好文藝片”。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對風說愛你》劇照

庶民的文化是最多的,故事也最精彩

騰訊娛樂:您之前的“時代三部曲”,和這次的《對風說愛你》,其實大概的題材都差不多,您對這方面的內容是有自己的歷史情結嗎?

王童:人要拍一個作品,一定是要講你最了解的地方和事,否則容易假。另外,我比較關心大時代的小人物,我以前拍的武俠片《策馬入林》也是小人物。我覺得庶民的文化是最多的,故事也最精彩,越不被重視的人他一定有很多內心世界的東西值得挖。尤其在動亂的時候,大時代的遷移、變動,這是最好看的。

你看歐美很多電影也是拍二戰后,或者是《辛德勒的名單》,或者是日本的影片黑澤明,他們也是拍一個時代動亂才有這么好看的電影。不是現在的電影不好看,因為要深挖,比如周圍也有很多小市民的故事可以拍,但是我想,以電影作者論,有的人一輩子拍一種電影,這是蠻正常的,所以我不知不覺就每次拍這種題材。這種題材是外在的,其實這個題材是表面的。進入到內化里就是人的情感,所以這片主要不是講1949年的戰亂,我是講這些人的愛情是什么,情感是什么,三個人當軍人在一起變成兄弟,還撿了一個孩子,那三個人都有愛情,不同的愛情糾葛起來,最后就老去了,都變成五六十歲的人了。那時候臺灣也沒有跟大陸通,所以一輩子沒有回來,等于這孩子也長大了,到五十多歲,六十歲他回來去尋根,尋不到,就尋到這個故事的源頭了。

騰訊娛樂:我看這片特別感慨的一點,就是他們三兄弟包括那個孩子小奉先,他們四個人親如一家,但其實四個人是沒有血緣關系的。

王童:對。你感慨就是我的目的了,其實我就想說這個,就像你跟我也沒有關系,我們有緣分,你來訪問我,這個就是很奇妙的,尤其東方人特別講這個哲理或者緣分,還有一個輪回或者是一個起落的情結。

騰訊娛樂:而且尤其是這種非血緣關系的人結成那么親密的關系,這個我覺得只有在戰亂后那種時候,動蕩的時代下才能實現,像現在不可能。

王童:現剛剛還在跟朋友講,我出去吃飯,難得一個假日在臺北,爸爸請媽媽、兒子吃飯,坐餐桌,爸爸在吃飯,媽媽在玩手機,兒子在打電動,爸爸一個人在吃。三個人見面了,三個心都在想什么不知道,那距離更遠了,是吧?

騰訊娛樂:片子是個純種文藝片,但主演陣容很年輕,當時是做了怎樣的考慮去選擇郭碧婷、郭采潔、楊佑寧這些年輕人來擔當主演?

王童:剛剛也有人問我,他們都是現在比較知名的偶像劇市場的演員,俊男美女,很漂亮,很時尚,那你怎么來拍?其實我開始有點抗拒,我有點怕,這些人能拍嗎,這些人能行嗎?但是我回憶以前我拍的電影,很多演員都在我手上捏出來的,我以前很有信心對演員,為什么我現在就要拒絕呢?后來我說好,OK,來吧。可是潛意識有點緊張,因為我到底十年沒有拍片了,這些人跟我距離很大。

這就是導演要不要負責任的問題了,給你,你不能怪她年齡、漂亮,那市場要,那你怎么把這些人變成你要的呢?你有本事嗎?我就反思。第一,我要約法三章,我們可不是那種電影,我們可是認真講一個史詩的電影,分量蠻重的,講情感的。他們都很認真的聽。我的意思就是說態度,你們要認真,我是很專心來拍,你們給我專心演,就平等,這個平等是互信,其實他們很想演,我倒是怕他們不敢演,那就來吧。

結果在臺北剪完以后,大家覺得很棒,我就放下了石頭,因為我比較主觀,我們試片,請了一些記者或者作家來看,他們都很認可,我就有點放心,尤其我們這次電影節是最大一次放映,到底多少人我也不知道,黑壓壓一片,我看一般觀眾的反應都很好,都認同,我就更放心了。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郭碧婷與楊佑寧劇照

電影就要講電影語言,光靠對白說那么直白那就是話劇和電視>劇了

騰訊娛樂:片中有很多細節我很喜歡,比如柯佳嬿向楊佑寧求歡被拒絕了,第二天她就帶著孩子走了,劇情上蠻突兀,但其實是留白,因為作為弟妹她沒臉再在家里呆下去了。一般電影可能就用對白把深意講出來了,但你什么都沒設計。

王童:對,因為電影最精彩是內化,我不是講別的電影不好,但是很多東西用對白來說,好嗎?不好。因為電影到底是一個鏡頭的語言,所以不必說那么白,要說的話那寫小說就好了。

影像是最重要的,就像這種情感,你不能說得那么清楚。所以沒有對白,只有動作,只有視覺,只有下雨聲,只有象征的簾子,搖動的簾子。柯佳嬿后來走了,楊佑寧第二天發現人去樓空,就留了一封信跟戒指,然后他走在簾子的外面,對不對,陽光進來,結束了。你還要怎樣,就沒有辦法再說了。之前還有人問我,這十年里面你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樣?就這一點不一樣,就是我簡略了,電影把它簡易化。

騰訊娛樂:這樣的戲其實片中還有不少。

王童:對。比如說小家伙替他爸爸洗澡,悶了半天,怕爸爸不要他,然后爸爸說你永遠是我的兒子,那小孩子很高興,對不對?然后發現他爸爸這里有疤,你還疼不疼?爸爸說不疼,其實爸爸心很疼的,那場戲就是講父子之情。剛剛我們說的那個就是情欲,這其實是一樣的。

另外還有一場是同樣的意思,比如說郭碧婷又回來了,在婚禮后來,她和楊佑寧倆人在外面見面了。他就問到我們還會見面嗎,你什么時候回去?那場戲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講愛情,他們沒辦法結合,但是我后面擺了一個喜宴,兒子的喜宴,霓紅燈,他們在前面表演,后面在滾圓桌,這就是電影的魅力了,畫面里面還有一層一層的意義在那里,觀眾知道不知道我不在乎,但是我必須要講它。最后她說,我們還是同一條船來的,楊佑寧的臉就沉下來了。我不接回憶鏡頭,因為現在不能接,就悶在那里了,等他回到家很孤獨。

這是電影語言,這是基本的,不是靠對白,靠對白那就是話劇了或者是電視劇了。所以這一段戲下面就接一個孤獨的人,家里面沒有人,喝茶,看樓梯,這個時候可以走了,一個人嘛,看的景生情,兒子結婚了,也養大了,回來以后他走到房間里面,就又空了。舉這些例子就是,跟我十幾年前拍電影的手法不一樣了,不必要那么多,說得那么清楚,還有一個地方我們沒有交待,當郭采潔結婚了以后,鏡頭拉開,媽媽死亡的照片已經在那里,你也不必說她媽媽什么時候死,就像我剛剛講的戰爭不必說,因為戰爭只是一個背面,那明擺著是戰爭就好了,不是戰爭多么厲害,那個厲害就不必說了,留給別人拍,因為題材不一樣。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柯佳燕劇照

楊佑寧看片把自己看哭了,批評臺灣這幫青年演員沒演技不太公平

騰訊娛樂:那具體評價一下這些年輕演員的表演,尤其是楊佑寧,因為他算是從頭撐到尾一個絕對的主角,您在片場對他們的表演有沒有一些指導或者指點?

王童:以前都要指導,按照我的意思。我現在不是,我放松,但你要體會。我們兩個聊,體會,給你空間,給你自由,但是你要明白自由,你不能不按照規矩走,你可以發揮,但是一定要清楚前面那場是什么意思,后面要說什么,你整個電影要說什么,因為你是連長,你內心有一個故事,你不能講的故事。另外就是你很穩重,你會發脾氣吵架,但是你要解決問題。你發脾氣,但是你還是當了戒指,給她買了身份證,為他人犧牲,你是大哥,所以這兩場戲是對比的,不是發脾氣打人,不是這個意思。你叫人家忍耐,人家結婚,你要忍住,但是你忍住怎么樣?我想辦法讓你上山開墾,他是解決問題的一個大哥,要讓觀眾喜歡這個演員。楊佑寧做到了,我不要夸張的表演,就是很穩的。楊佑寧這次的表演是成功的。

騰訊娛樂:確實。而且他的表演是要比郭采潔和郭碧婷要難一些。

王童:所以楊佑寧非常在乎這部電影,他不時問我,我也沒給他看,我剪了,他很急,有一天他聽說很好看,我也沒有給他看,他自己跑到監制那里,要求為他放一場,看了以后他就掉眼淚,楊佑寧非常感謝我,沒想到我把他拍成這樣子,然后又剪成那樣子,跟劇本有點差距,因為片長太長了,我精剪到最好的東西給他,他很感謝。

騰訊娛樂:感覺現在臺灣這批中生代演員都是偶像派居多,可能真真正正具有駕馭這種片子能力的演員其實比較少,您是怎么看這個問題的?

王童:因為市場要求那種偶像電影、偶像劇,俊男美女,拍片的題材多半是那個,所以它沒有進展,沒有改變。所以你怎么知道這些年輕人不會演呢?是你沒有給他機會演的?你就把他定位了,這不是很公平。這次我覺得很高興他們是會的,我們要相信他們是會的,不要主觀說他們不是,他們就是俊男美女,他們只是花瓶,不是,我就犯這個錯,郭碧婷開始我說不行,結果行啊人家很好,是你沒有接納,你太主觀了。這是不太好的。

騰訊娛樂:其實我覺得主要可能是因為臺灣現在像《對風說愛你》這種片子相對來說少一些,而且要是本土的話,就像您說的他們沒有機會展現給他們看,但可能因為地域的原因,來內地演這種片子也可能不會請臺灣的演員來演,他們其實挺尷尬的。

王童:很尷尬,所以這要溝通,我覺得要溝通、交流,你投資者要拍這個電影,很多導演的,不是我一個人,大家要放開心讓他們演不同的電影。不是他這樣子才會賺錢,才有觀眾喜歡,不一定,什么事情都不要講那么死。

騰訊娛樂:我還有一個挺逗的發現,就是李安的兒子李淳演得很好。當時怎么想到找他來演?

王童:他演得非常好。但是我說老實話,我看他爸爸帶他去演奧斯卡,我覺得這小孩很可愛,我有一天跟李安碰面,我說你孩子以后會不會變李小龍,他說他喜歡演戲,經過這么一講又過了十幾年,最后他真的到紐約去學表演了,紐約大學跟他爸爸是同校,再見到我的時候他已經演了電視劇還是什么。我說那我們這戲就找他,就這么簡單。他爸爸也沒要求我,主要就是小孩子有未來,結果沒想到我的命好剛好拍到他,他也認真提早半年來學中文,有很認真的態度,我常常說什么都是態度,他認真我就也認真。我沒想到觀眾那么喜歡他。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郭采潔劇照

沒刻意去平衡臺灣元素,觀眾很聰明電影的美學也要進步

騰訊娛樂:片中一些可能涉及那段時期臺灣歷史的細節,您在片中也沒有明確說明。比如上吊女人的老公,來臺灣的船沉了,不就是太平輪么。包括送三爸上山種梨這種當時的政策。

王童:太平輪那個我確實沒有點明。種梨這個,是蔣經國時代,很多退伍軍人沒地方去,就去山上面開墾,這塊地給你了,你種梨就是你的,政府給你地,然后他們就落戶了,結果成功了,很多變成莊園了,他們也變得很好,也娶了太太,原住民的太太,也有了孩子。

騰訊娛樂:像這些細節可能要了解臺灣那段歷史的人才會知道,可能很多內地的觀眾不太清楚,但可能相反,比如說他們當逃兵,憲兵來抓,這是放在任何國家都懂的,所以我想知道就是導演您在選取這些細節的時候是怎么去做一個平衡?

王童:我沒有想那么多。我想有沒有必要去做這些事情,比如他上山去種梨,要花很多時間去拍,但是觀眾不是很知道這件事情,反正人離開了,人家結婚了,他也沒有妻子,身體也不是很好,他到山上去了,這里有點剪了,因為他身體也不是很好,山上空氣好,所以他答應去了。

騰訊娛樂:其實我感覺是不是三爸的戲有剪的挺多?

王童:是。

騰訊娛樂:然后包括回復當年社會風貌那一段我印象也比較深刻,因為其他片可能會通過一些具體的物件來回復,而您可能是通過歌曲,時代的歌曲。

王童:時代的背景,隱隱約約在后面。也有跨時代,比如說后來放鄧麗君的歌,都有隱藏在里頭,但是不要凸顯它,你凸顯就變成鄧麗君為主了,它只是一個配樂,配樂就是配角,它就是氛圍告訴你了,你看三輪車變成計程車,你也不要寫工業進步、社會進步,沒有必要,還是回到人的問題,要跟著人走。

你不要老以為觀眾不知道,觀眾太聰明了,你想說什么,用什么方法說他都能接受,節奏不是在進步了嘛,社會這么進步,其實美學都改變了,以前的電影要跑半天在電話亭打電話,現在發個信息馬上手機,網上,對不對?節奏多快,所以電影的手法要改,電影的美學也改了,那電影說故事的方法你再不改,觀眾走了。對不對?

《對風說愛你》導演王童:庶民們的故事最精彩

王童導演給演員講戲

教書生涯讓我心態平和,拍戲時是楊佑寧和郭采潔最好的時候

騰訊娛樂:您一直在強調,自己比原來平和很多了。片子呈現的狀態也是這樣,所以做個假設,如果您現在是再年輕十幾二十年,您還會這樣拍嗎?

王童:不知道,我怕假如真的,也有一點點,我喜歡這調子大概是這樣,我的《稻草人》也是這樣子的,大笑也不行,就是在里面的感覺,性格的問題。

騰訊娛樂:您在生活中也是比較內斂的人嗎?

王童:可能吧,但是我很暴躁,年輕時候很暴躁,現在是收了。

騰訊娛樂:拍戲時楊佑寧和郭采潔還好著呢?

王童:我拍的時候倆人很好。后來他們兩個人分手我也不好問,我看報紙看到就勸他(楊佑寧),我說你們這么好的朋友多難得,不過我也不能多管,他們(楊佑寧和郭采潔)性格不一樣還是想法不一樣。在拍我們電影的時候是他們倆人最好的時候。

騰訊娛樂:其實這片子到最后您第一版剪出來有多長?

王童:四個多小時。現在是兩小時零五分,本來最好看是兩小時二十幾分鐘。枝節都剪掉了。

騰訊娛樂:我感覺您現在心態特別平和,處于特別平和的狀態。有種什么東西都看穿了的感覺。是不是這幾年的教書生涯對您脾氣有改善?

王童:有有有,溫和,以前還比較競爭力,現在就是人越平和電影越平和,痕跡沒有,但是里面統統有,這就是我常常給學生講的,就像太極拳最高境界是沒有招式的,可是力道很大,它把所有動作招式已經內化到非常自由了,跟寫毛筆字一樣,像我們學的時候一定要一筆一劃寫,或者是功夫一定要蹲馬步,那是基礎,到某一個時候,就變得到處都是功夫了,對不對?

Tags:對風說愛你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廣告位三(手機)
搜索
熱門新聞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最新評論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廣告位四(手機)
比赛奖项设置及奖品